东北人的婚俗——相门户

来源:嘉峪关日报2019年08月30日字体:

东北人的婚俗——相门户

孙忠信

旧时,东北人给儿子找对象叫“说媳妇“,经女儿找对象叫“找婆家“,管相亲叫“相门户“。女方相男方,男方也要相女方。双方相亲队伍的组成,一般是除了男女当事人的父母之外,大多是七姑八姨、姐夫舅子等人,当事的男女只有被相看的一方在场。

当今的年轻人可能不会理解,那时谈婚论嫁只能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双方不用说没有谈情说爱的机会,就连路上偶尔相遇,也要相互躲着。长辈婆姨们倘若看见有谁在拥抱亲吻,就会立刻把脸扭过去,连声说:“哎呀妈呀,羞死了,羞死了!”之后就会有闲话传出来。因此,男女双方只有在入洞房后,揭开“蒙头红“(即盖头)时才能第一次见面,是福是祸,只得听天由命,从一而终。

成亲之前,双方对媒人的介绍半信半疑,总得登门看看虚实才能放心。

因此,相门户这个程序是不可或缺的。

女方相男方相对简单些,只要小伙子是个好庄稼人或有其他正当职业,身体健壮,为人本分就行,至于容貌丑俊、个头高点儿低点儿都在其次。去相门户,主要是看男方的家当,看是不是正经过日子人家,看女儿过门之后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如果进院一看,小院里鸡鸭成群,猪圈里有肥猪,槽头拴头驴,于是,就会有哪位快嘴姑姨附在姑娘她妈耳边说:“这家人家倒挺兴旺的,我看错不了。”姑娘她妈点点头,相门户这关就算过了一大半。进了屋,男方父母笑脸相迎,寒暄让座,沏茶倒水。女方父母一看这夫妻俩倒也憨厚实在,不是那种歪七劣八的人。于是,双方你一舌我一嘴,尽唠些过家之道,似乎不谈正题,其实女方家长心里已早有定数,女儿的婆家还要到哪里去找啊?至于彩礼、酒席之事,那就过后由媒人去串通吧。

也有些家徒四壁、室如悬磬的贫寒之家,为了给儿子成就亲事,在女方相门户这天,只得向亲邻借些家具、摆设、被褥,以充体面,蒙混过关的。

男方相女方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讲究相对多了些。其实,儿子的父母作为把关者,只关心这么几件事,一是姑娘长相咋样,身材体态如何,和儿子是否般配,言谈举止是否稳重,张不张狂,婚后能否遵守妇道。二是,姑娘的母亲为人处事怎样,因为有其母必有其女,妈妈的今天就是女儿的明天。除此之外,倒也不多事。就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咸吃萝卜淡操心,好生枝节,盯着人家姑娘从头上到脚下看个没完,看人家扎没扎耳朵眼儿、是不是罗圈腿不说,还要摸人家姑娘的脖子,看有没有裸拉疙瘩(即淋巴结)。这时,女方的姑姨们不让了:“嘎哈呢?(干啥呢?)买驴呢?“原来,东北人做骡马交易时,首先要掰开牲口的嘴看牙齿,从牙齿能看出牲口的年龄,然后双方将手伸进衣袖里,用指头“说话”,讨价还价,这叫做“袖里吞金”。你想想,把摸姑娘的脖子和看牲口牙齿联系起来,女方的人能不发火吗?只是姑娘的父母怕因一点儿小摩擦误了女儿的亲事,连忙说:“反正咱闺女没毛病,人家摸就摸呗。”

相门户结束时,不管能不能成功,男方的长辈们都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给姑娘扔下些钱,算作见面礼。如果事后婚事成功了,就啥也不用说了,如果最后告吹,女方会通过媒人把钱退给男方。

如今的东北人,男女谈婚论嫁的开放程度,远非其它地区所能相比,“相门户“一词早已淡出人们的记忆。


作者:孙忠信 责任编辑:李沛丰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