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督察进行时】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编号1969号信访案件办理情况公示

来源:2019年08月15日字体:


8月7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嘉峪关市的编号1969号(*)信访投诉问题已阶段性办结,现将办理情况公示如下:

案件详情:市民对向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反映受理编号263号(2.嘉峪关市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铬渣解毒处理、运输、封存等环节监管缺失,大量未解毒铬渣露天堆放,已解毒处理的铬渣露天堆放存在二次污染风险,厂区周边土壤被铬污染。)问题处理情况不满意。市民称案件调查组现场查处、了解的情况与事实不符:一是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铬渣解毒处理工艺(用硫酸亚铁处理含铬废渣)不成熟,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二是大量未解毒铬渣露天堆放,这与现场调查时约有6万吨铬渣全部暂存于公司厂区东南侧原粉体车间原料场内(场地全部进行了硬化处理)事实不符,且该厂区内外未解毒、已解毒和含铬土壤露天堆放未封顶,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三是解毒铬渣运输和封存等环节监管缺失,存在腐败问题;四是解毒铬渣在转运、填埋过程管理、建立健全各项台账记录等档案中,有造假之嫌”。

   责任单位:市生态环境局牵头,雄关区、市发展改革委等部门配合。

   办理情况:调查组针对举报人对263号问题处理情况不满意的四个方面内容进行现场核查和对受理编号263号案卷资料调阅后,认为:

1.“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铬渣解毒处理工艺(用硫酸亚铁处理含铬废渣)不成熟,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该举报内容属实。

2.“大量未解毒铬渣露天堆放,这与现场调查时约有6万吨铬渣全部暂存于公司厂区东南侧原粉体车间原料场内(场地全部进行了硬化处理)事实不符,且该厂区内外未解毒、已解毒和含铬土壤露天堆放未封顶,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该举报内容属实。

3.“解毒铬渣运输和封存等环节监管缺失,存在腐败问题”,该举报内容不属实。

4.“解毒铬渣在转运、填埋过程管理、建立健全各项台账记录等档案中,有造假之嫌”,该举报内容不属实。

8月7日至9日,案件办理组经现场核查,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甘肃民丰”)2015年停产至今未再生产,2016年开始实施老渣场含铬污染场地治理与修复项目(简称“场地修复项目”);2019年4月,开始对历史遗留解毒后铬渣进行再处理(简称“解毒铬渣再处理项目”)。根据现场检查及资料调阅情况,核实情况如下:

1.对“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铬渣解毒处理工艺(用硫酸亚铁处理含铬废渣)不成熟,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举报内容的调查核实处理情况:

甘肃民丰场地修复项目是全国、全省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应用试点项目,自2016年10月开始实施,于当年11月编制完成项目环境调查评估报告、12月编制完成环境风险评估报告;2017年3月编制完成项目实施方案,当年6月由省生态环境厅(原环保厅)组织专家对实施方案进行技术评审并出具了审查意见函(甘环函〔2017〕283号)。联合调查组调阅了《甘肃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老渣场修复实施方案》,方案中通过对各类铬污染治理技术方案进行比选,最后确定该项目采用化学还原法对污染土壤实施解毒。方案中论证“该方法技术成熟,国内有应用,但存在应用的局限性:还原剂用量控制不当可能造成处置不彻底,存在二次污染风险”“还原剂采用硫酸亚铁,将六价铬还原成三价铬,同时二价铁变成三价铁,生成的三价铁和六价铬形成稳定的铬铁沉淀,二次污染风险很低”。甘肃民丰组织项目施工方按照实施方案确定的技术路线于2018年5月对老渣场开挖解毒。经过一年多的开挖解毒发现,老渣场特殊的土壤成分等导致治理修复难度大:一是甘肃民丰公司自1984年开始从事铬盐生产,老渣场堆存的物质较多较杂,其中有含铬物质、钢渣、炉渣,再加上嘉峪关市土壤本身含有大量砂砾石等,造成土壤污染较重且成分复杂,有的物质粘性较大,在开挖工作当中,多种物质不可能界限清晰地分类,导致处理难度大。二是老渣场土壤中六价铬含量从每公斤60多毫克到6000多毫克不等,且分布不均匀,每批渣土解毒前要初步确定六价铬含量,这个过程仍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和时间,增加了治理技术的复杂性和难度。这些问题在实际解毒过程中增加了治理难度,也反映出现有的解毒工艺在技术上确实存在局限性。

经市生态环境局督促指导,甘肃民丰公司和中标单位经过多次试验,对比试验数据后,于2019年2月完成工艺技术优化方案,调整技术修复路线,对重度污染土壤经过湿法解毒后增加一步稳定化处理环节,对中轻度污染土壤采取试验药剂异位稳定化并确定了新的稳定化药剂。2019年3月,对解毒不彻底土壤选用试验药剂进行稳定化中试处理,各项指标稳定达标后,湿法解毒生产线3月底投入运行。截至7月底,重度污染土壤累计湿法解毒17929立方米,其中5500立方米出具了第三方检测机构合格报告;稳定化处理前期解毒不彻底土壤12594立方米,其中3000立方米出具了第三方检测合格报告,但市环境监测站监督性抽测结果未达到修复目标值,说明在实际应用中存在该技术不成熟、解毒后易反弹等问题。

2.对“大量未解毒铬渣露天堆放,这与现场调查时约有6万吨铬渣全部暂存于公司厂区东南侧原粉体车间原料场内(场地全部进行了硬化处理)事实不符,且该厂区内外未解毒、已解毒和含铬土壤露天堆放未封顶,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调查核实处理情况:

8月7日至9日,联合调查组对甘肃民丰厂区内外进行核查,重点对6万吨解毒铬渣堆存区域进行调查取证。经查,甘肃民丰厂界内有三个区域露天堆存渣土:一是“场地修复项目”开挖、筛分施工现场,位于厂区西北侧,堆存有开挖及筛分后待解毒土壤;二是“场地修复项目”解毒土壤临时堆存区,位于厂区西侧,堆存有解毒后待检验土壤;三是“解毒铬渣再处理项目”施工现场,位于厂区东南侧,堆存有解毒铬渣及再处理后铬渣。各个区域渣土均为露天堆存,苫盖有防风抑尘网。在受理编号263号案件卷宗调阅中发现,市生态环境局于2019年7月17日现场检查时已发现苫盖布破损问题,检查记录中明确提出了在7月20日之前全部苫盖完成的整改要求。7月20日下午甘肃民丰对所有露天堆存解毒土壤、解毒铬渣及开挖后裸露地面等易起尘区域全部进行了苫盖。7月28日对甘肃民丰施工现场进行检查时发现,场地修复项目开挖现场部分抑尘网破损,渣堆裸露,检查人员在现场督促施工人员立即更换。8月7日,受理编号1969案件办理组在现场核查时铬渣再处理现场部分抑尘网破损,施工人员正在对破损的进行更换。

针对问题内容中涉及“厂区外未解毒、已解毒和含铬土壤露天堆放未封顶”的问题,案件调查组调阅了民丰公司历史解毒铬渣相关资料,并对厂区外环境再次核查。根据调阅的资料显示,甘肃民丰于2015年全面停产后仍实施对历史产生的铬渣进行解毒,至2016年全部解毒完成,约有6万吨解毒铬渣,暂存于公司厂区东南侧原粉体车间原料场内,场地全部硬化,四周有围墙隔离,未封顶。由于当时与之配套的铬渣填埋场未及时建成投用,解毒后铬渣一直堆存于该场地。2018年9月嘉峪关市断山口解毒铬渣永久填埋场建成,在实施填埋时,市生态环境局考虑到6万吨解毒铬渣堆存时间较长,要求甘肃民丰进行再处理,确保达到相关技术要求后方可填埋。为此甘肃民丰制定了铬渣再处理填埋实施方案,购置安装处置设备,于2019年4月开始实施对解毒铬渣的再处理,再处理施工场地即为约6万吨铬渣堆存区域。联合调查组调阅了甘肃民丰自2013年至2016年铬渣处置台账,经对处置、贮存等数据进行核算,与现堆存的约6万吨解毒铬渣情况相符,调查情况与受理编号263号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相符。

8月9日,联合调查组对甘肃民丰厂界周边环境再次现场核实,公司西面为战备路,宽约8m;北面与东面与宏达建材有限责任公司相邻;南面为厂区大门和已拆迁废弃的住宅楼。甘肃民丰在“场地修复项目”施工开挖时,对老渣场与战备路相邻的西侧围墙有损坏,损坏部位用金属挡板与外界进行了隔挡,未发现厂界周边有信访举报问题中所提“未解毒、已解毒和含铬土壤露天堆放未封顶”现象。

3.对“解毒铬渣运输和封存等环节监管缺失,存在腐败问题”的调查核实处理情况:

8月9日,联合调查组集中调阅了市生态环境局对甘肃民丰项目实施的监管资料100多份,其中现场检查记录80余份,督办、整改通知等6 份,以及部分会议记录、现场调研、检查图片等资料。经查,甘肃民丰目前正在实施的“场地修复项目”,是全国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应用试点项目之一,要求2020年完成。项目自实施以来,受到省、市领导高度重视,不定期对项目实施情况进行调研、检查,并提出具体要求。市生态环境局针对甘肃民丰项目实施过程存在的问题及各级领导现场调研提出的要求,积极采取措施加大对“场地修复项目”的监管力度。自2018年8月份至11月份,定期不定期监督检查,市委、市政府领导半月巡查一次,局领导每周现场检查一次,职责科室每天巡查,多次指出项目建设及施工中不符合实施方案和初步设计要求的内容,并提出整改要求。同时,市委、市政府领导、市生态环境局就项目实施存在的问题先后约谈重庆民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民丰”)、甘肃民丰主要负责人,要求企业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加强对项目实施全过程管理。针对省、市领导检查出的问题以及市生态环境局日常巡查中发现的问题,多次向甘肃民丰下达整改督办通知,督促企业进行整改。 2019年3月西北督察局、省生态环境厅先后对项目实施情况进行调研,就项目实施存在问题及困难与企业进行了交流,市生态环境局就项目如何推进督促企业加快进度,对施工现场管理、布局进行指导,督促企业规范施工,并于4月及6月,组织重庆民丰、甘肃民丰、项目监理方、施工方及验收机构两次召开项目推进会,下发督办通知,就各部门如何有效发挥职能、加强协作有序推进项目实施提出了具体要求。同时,督促甘肃民丰修改完善施工环境管理制度。6月至7月,针对项目解毒土壤监督性抽测未达到修复目标值的问题,市生态环境局组织项目施工方、验收评估方与监测机构召开技术分析会,从施工管理、监测分析技术方面分析了解毒效果未达目标值可能存在原因,同时下发了整改通知,要求民丰公司查找原因,直至解毒达标后方可填埋。为了准确分析甘肃民丰老渣场含铬污染场地治理与修复项目企业自测、第三方委托监测和监督性抽测结果,有效评估项目修复效果,生态环境局根据项目技术实施方案相关资料,结合现场解毒渣土堆存情况,特制定了堆存区渣土编码规则,统一编码,以利于下一步解毒效果评估管理。“场地修复项目”解毒后土壤目前全部堆存于临时堆存场,尚未实施转运填埋。

2019年4月,甘肃民丰提交了再处理铬渣转运填埋的申请市生态环境局回函,明确要求需提供各项指标达到相应控制限值的监测报告后方可转运填埋。同时,对解毒铬渣在转运、填埋过程中如何管理、建立健全各项台账记录等档案资料提出了严格要求。

联合调查组通过现场核查及对监管资料调阅细查后认为,嘉峪关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对甘肃民丰停产后实施的项目极其重视,多次检查调研,对项目实施过程中存在问题进行督导;市生态环境局在项目实施中不仅履行了监管职责,还通过采取邀请国内铬盐专家优化调整“场地修复项目”解毒工艺、协助制定修复技术整改方案等措施在技术上给予了帮助指导。

因此,“解毒铬渣运输和封存等环节监管缺失,存在腐败问题”举报内容不属实。

4.对“解毒铬渣在转运、填埋过程管理、建立健全各项台账记录等档案中,有造假之嫌”调查核实处理情况:

联合调查组对甘肃民丰解毒铬渣再处理、转运填埋等台账进行查阅,甘肃民丰与嘉峪关泰和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解毒铬渣转运合同及运输安全协议,制定了装车转运方案,按照解毒合格一批填埋一批的要求实施转运填埋。指定专车、专人及转运路线,并派专人对装车、覆盖、过磅、出厂、路途、进入填埋场卸车、填埋场内碾压等全过程的跟踪管理,确保解毒后铬渣安全进入填埋场。截止8月7日,甘肃民丰已将处理合格的解毒铬渣2.82万吨转运至填埋场填埋。同时,调阅转运过程出库、承运、接货的三方签字磅单200多份和处置台账100多份,对各数据一一对照核实,未发现转运填埋过程台账记录作假。

 

 


作者: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